只会傻笑的海鱼

一只会傻笑的吐泡泡海鱼。
……不定期口吐人言而且突然成精(并没有)。
吃的cp很杂几乎什么都吃。偶尔自己也会写点小东西。
ヽ(〃∀〃)ノ其实是为了有姑娘表白勾搭才产粮/划掉。
其实挺没用的,还是个话唠。
所以希望能有小可爱陪我聊天。

「我们的教主邪魅狷狂」(下)

(嗝,我感觉有三个结局啊?) 
(不过,反正he就对了) 
(我爱江副!!!) 
五. 
 叶修堪堪稳住了身形,大脑飞速运转,立马做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冲周泽楷喊了一声:“放开那个小伙儿!” 
 江波涛再次陷入沉思,一脸沧桑道:“劫色的人是我,他是被劫色的。” 
 “.......”周泽楷望天。 
 “哦我是说他长成这样怎么还劫色,”叶修虚心悔改,立马又对着江波涛喊了一声,“那你快放开他。” 
 江波涛突然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了。 
 随后他打量了一会儿叶修,觉得这人也算是看起来气宇轩昂的一大侠,虽然眼神不好,但配他家教主也还不错。至于脸.....反正也没几个人比的过他家教主。 
 “好吧。”然后他就松开了周泽楷的手。 
 衣衫不整的周泽楷泪眼朦胧(?),又重新牵住了江波涛的手。 
 江波涛微笑甩开。 
 周泽楷非常有恒心的扒拉着握紧。 
 江波涛继续甩......卧槽教主你别用内力啊甩不开了。 
 叶.看透一切.修:......妈的死给,都说了劫色的是那个你还不信。 
 “......咳咳,小伙子啊,光天化日之下的,还是收敛一下为好。”叶修很含蓄的说道。 
 周泽楷乖乖整理好衣服,乖乖站在原地.....然后他的手仍然没有松开。 
 江波涛保持着几乎僵硬的微笑,生无可恋。 
 “....江,怕......”周泽楷咬了咬唇,小小声的跟江波涛说道。 
 江波涛听到这一句又有些释然,周泽楷从小到大没见过什么生人,如今怕生也是正常的。 
 然后他情不自禁的,也握紧了周泽楷的手。 
 有点不舍得啊...... 
 他的任务是帮助周泽楷寻找伴侣,可这一瞬间一贯能力出色的左护法大人却不想继续找了。 
 如果找不到的话,是不是他就可以多陪陪他家的教主了? 
 可是以往每一届教主都是这一年找到爱人的啊.....说不定眼前那个侠客打扮的人,就是教主喜欢的人呢?所以教主才会这么害羞(?)。 
 这一念头一冒出来,江波涛看向叶修的眼神便多了些凉意与幽怨。 
 叶修一脸懵逼,还莫名有点背后发凉。 
 不过随即江波涛也明白自己逾越了,很快敛去了自己那些乱七八糟的小心思。 
 “鄙姓江,这是我家公子,姓周,”江波涛对叶修友善的笑了笑,“至于我刚刚.....只是在同我家公子开玩笑罢了。” 
 “我懂,我懂。”叶修表示主仆野外play什么的,他懂。 
 “刚刚看这位公子身手利落,想来也是江湖中人吧?”江波涛继续笑着客套。 
 “是,”叶修摆了摆手,道,“不过不值一提,我姓叶,名修。” 
 “原来您就是新任武林盟盟主,人称'江湖教科书'的叶前辈,久仰。”江波涛有些诧异。 
 “哪里哪里,”叶修很是谦虚,“不过现在也没有什么武林盟了,改名叫'兴欣会'了。” 
 “原来如此,是我孤陋寡闻了。”江波涛点了点头。 
 周泽楷看着江波涛和叶修二人寒暄,乖乖的没有插话,只是悄悄的用食指戳了戳江波涛的手心。 
 江波涛紧了紧自己握着周泽楷的手,小小的安抚了他亲爱的教主大人。 
 “此次二位前来,是也要参加这一次的武林大会吗?”叶修装作没看到他们俩的小动作,继续问道。 
 “......这我们倒是不知。不如叶前辈为我们介绍一二?”不会又是讨伐魔教吧?江波涛心有点塞。 
 像是想起什么,叶修眼中有暗色一闪而逝,随后缓缓道:“如今贪官污吏霸道横行,天子更是对此视而不见,日日想着寻欢取乐。百姓苦不堪言,性命攸关.....” 
 这时江波涛突然想起教中那个叫孙翔的小伙子,小伙子武功挺厉害的,除了有点骄傲之外人也挺不错的,听说以前好像还是朝廷重臣......可能也正是因为皇帝昏庸,才辞了官投奔魔教吧。 
 思及此处,江波涛不禁悠悠一叹。 
 而一旁的周泽楷听到这句话,突然明白了之前在街上为什么有那么多孩子小小年纪便成了偷儿,一想到更多的人过的苦不堪言,他就有点情绪低落。 
 “那.....你们准备怎么办?”江波涛刚一问出来,突然想到一个可能性。 
 叶修看到江波涛脸色乍变,也点点头道:“嘉王朝,迟早要完。” 
 江波涛被叶修的突然一句话吓了一跳,急急忙忙道:“此话不可乱言。”分分钟诛连九族啊我靠! 
 “无事。”叶修突然狡诈的笑了笑,“就算周围有人也是我的人。” 
 “可我们二人却不是啊。”江波涛也笑。 
 “大概是,因为我有一双厉害的眼睛。”叶修高深莫测道。 
 “好吧......咳,叶前辈,我们二人就先告辞,如果日后你有需要,必然会助您一臂之力。”江波涛对这个前辈还是很敬重的。 
 “多谢,告辞。”叶修拱手。 
 
六. 
 “教主,你觉得刚刚那个叶前辈怎么样啊?”江波涛问身旁的周泽楷,顺便在不经意间扒开了周泽楷的手。 
 “他?....很好。”周泽楷低头看了眼自己空落落的手掌,眼睛里有些失落。 
 江波涛抬了抬头,天空依旧是云淡风轻的模样,而他却在冥冥之中看到了暴风雨的来临。 
 接下来几天,江波涛基本就是带着周泽楷四处游玩,顺便“偶遇”各种少侠,但最后却都纷纷无疾而终。 
 江波涛只能感叹是缘分未到吧。 
 一个月后,江波涛却不能带周泽楷四处游山玩水了。 
 叶修造反了。 
 起初只是一个小地方,可渐渐的却演变成了熊熊燃烧的火,带着逼人的气势。 
 兴欣之火,果然有燎原之势。 
 江波涛知道后,倒是不意外。周泽楷却跟他说,要回教一趟。 
 “.....轮回教.....不需要了。”周泽楷一脸认真地跟他讲。 
 在国家面前,一个人的江湖,一群人的江湖,都显得那么渺小。 
 “好。”江波涛先是呆了呆,随后笑着答应了。 
 反正他一定会陪着他的教主大人。 
 “如今世道混乱,教主決定遣散轮回教,各位各回各处,若是有缘,江湖再见。” 
 当说完这一句话,江波涛像是一下子脱了力。这个他从小到大都待着的地方突然没了,还是有点一下子接受不了。 
 那周泽楷是怎么下定这个决心的呢?是如何......放弃尊贵的教主之位的呢? 
 “教主,你接下来想去哪呢?”离开轮回教,江波涛又看向身旁的周泽楷。 
 “......不是教主.......是,小周。”周泽楷孩子气的皱了皱眉头,纠正了江波涛的错误。 
 不是教主的话.....就可以一直和江在一起。 
 “抱歉,习惯了,”江波涛低声笑了笑,“但我现在知道了,小周。” 
 “......我想,参军。”周泽楷思索了一会儿,道。 
 他想去推翻那个让很多人都很伤心的王朝。 
 “小周不怕吗?”江波涛笑眯眯的捏了捏周泽楷的脸,嗯皮肤超级好。 
 “不怕,有江。” 
 周泽楷回答的很快,也很决绝。 
 “好。”江波涛笑的温柔。 
 和熙的阳光下,两人先是指尖相触,然后牢牢的牵住了彼此的手,掌心相贴。 
 
 
—————我感觉可以end啦—— 
 
———然而并没有—— 
 
七. 
 军营里的生活其实过的并不好,风餐露宿对于周泽楷这个从小锦衣玉石的前教主来说实在太艰苦了。 
 周泽楷却还是默默咬牙撑了下来,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会跟江波涛小小的撒个娇。 
 但总归来说一切都还好,嘉朝的内部早已腐烂,连带着兵马也不堪一击,再加上江波涛与周泽楷本来就不同于其他人,所以就算受伤也没有危及性命。 
 只要打赢今日之战,他们就能一举攻下都城。 
 起初的一切都很顺利,顺利的诡异。 
 江波涛突然想起来,敌方将领是一个有才却迂腐的武将,好像.....尤其喜欢出其不意。 
 只可惜为时已晚。 
 早已埋伏好的精兵突然从侧翼包围了他们。 
 这大概是嘉朝最后的反抗,就算弄不死也要狠狠咬下一块肉。 
 就算周泽楷江波涛武功再盖世,他们也难敌铺天盖地的上万敌军。 
 但两人都没有想要逃避,他们的骄傲是刻在骨头里的。 
 到最后周泽楷只是近乎麻木的,重复着单调而机械的杀戮。当初街头那个锦衣玉面的小公子,如今满身沐血,恍如恶鬼。 
 周泽楷甚至都开始怀疑自己这么做的原因。这么累的话,放下刀不就好了。 
 可恍神只是一瞬间,很快周泽楷的眼神又重新清明起来。 
 他想起了江波涛。 
 等战争结束了,他还要和江一起去各地游玩,还有好多地方,他连听都没有听过。 
 周泽楷的四肢百骸一下子又生出了力量。 
 最后他们胜了,惨胜。 
 敌方将领在失败后便自杀了,他最后也没有背叛自己的君王,哪怕君王昏庸不堪。 
 傍晚的夕阳红的妖异,像是血。 
 周泽楷的身体已经很疲惫了,而此刻他的大脑却过分的兴奋。 
 他下意识的想寻找江波涛,却发现生还的将士里独独少了那个笑容柔和的青年。 
 不过很快他就找到了江波涛,在离他不远的地方,静默的躺在一堆分不清敌我尸体里。 
 有液体无声的湿润了周泽楷的眼角。 
 然而江波涛看不到了,就像他看不到最后的胜利一样。 
 
 
 
 
 
—————说end你信嘛——— 
 
 
 
 
————果然he最好啦——— 
 
 
八. 
 江波涛猛地从床上惊醒,他现在的记忆很混乱,他做了个梦,梦中他是左护法,而他们轮回的周队长成了魔教教主。 
 梦中的一切太过真实,就像是他经历过的一样。 
 然而现在的他是个职业电竞选手,也是轮回战队的副队长。 
 他的脑中却还是那片红艳艳的晚霞下,周泽楷抱着他的尸体无声大哭的样子。 
 周泽楷一贯沉默寡言,就算是哭也哭不出什么声音来。 
 而他却心疼的一塌糊涂。 
 “咚咚咚———!”门口在这时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江波涛刚刚把门打开,便被人紧紧的搂住了。 
 是周泽楷。 
 江波涛一时没反应过来,愣着让周泽楷抱了会儿,然后他才发现周泽楷哭了。 
 “江.....不要.....离开......陪....我..”周泽楷一边哭,一边断断续续的说道。 
 “我不会走了,乖,别哭了,我一定会陪你的。”江波涛一边拍着周泽楷的背一边轻声安慰道,也颇有些想哭。 
 “对了,小周。” 
 “......嗯....” 
 “我爱你。” 
 这一次,不再有离别。

评论(7)
热度(80)

© 只会傻笑的海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