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会傻笑的海鱼

一只会傻笑的吐泡泡海鱼。
……不定期口吐人言而且突然成精(并没有)。
吃的cp很杂几乎什么都吃。偶尔自己也会写点小东西。
ヽ(〃∀〃)ノ其实是为了有姑娘表白勾搭才产粮/划掉。
其实挺没用的,还是个话唠。
所以希望能有小可爱陪我聊天。

「我们的教主邪魅狷狂」(上)

(魔教教主周x左护法江) 
(垂死病中惊坐起) 
一. 
 “教主,”江波涛谦卑的向那高高在上的俊美男子行了个礼,声音温润,“如今您已成年,是应该下山寻找自己的伴侣了。” 
 在魔教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魔教教主的官配便是正道大侠。所以,每一任魔教教主成年之时,都要下山寻(guai)找(pian)自己命定的那个人。 
 而这一届的魔教教主,周泽楷,更是难得一见的大美人。 
 想到马上他们漂亮的教主就要被外面的猪给拱了,江波涛就一阵心酸。 
 周泽楷从小到大都被养在教中,虽然轮回魔教作恶多端、穷凶机恶,但周泽楷虽有一身武功绝学,却仍保留了一颗赤子之心。 
 这也许也跟江波涛有不小的关系。江波涛身为左护法,教中的大小事务他都会处理,宁愿自己累成狗都不给他家美貌教主添堵。 
 ......啊毕竟每一个颜狗在美人面前都会有点痴汉属性。 
 听了江波涛的话,周泽楷歪了歪头,像是有些茫然的眨了眨眼睛。 
 “......外面,没去过.....江,陪......”周泽楷思索了一会儿,小声道。 
 江波涛有些犯难,皱了皱眉,道:“可.....教中的事务.....” 
 “有,其他人。”周泽楷期待的盯着江波涛。 
 江波涛:.....教主教主你醒醒啊,你可是魔教教主你怎么可以卖萌( *´艸`) 
 “好吧,我会陪您一同前去的。”江波涛表示他就这么被一个可怜兮兮的小眼神打败了。 
 是的他就是这么肤浅的一个人。 
 ......呸。 
 江波涛在心底朝自个儿吐口水。 
 他们走的那一天,全教都来送行,气氛非常的催人落泪,看的江波涛自己都不禁红了眼眶。 
 但是这感觉怎么这么像大小姐出嫁呢? 
 一众娘家人:嘤嘤嘤教主大人QAQ
 陪嫁丫鬟江波涛:.....其实也没什么不对。 
 
二. 
 周泽楷第一次下山,就算面上没怎么显出来,但江波涛还是看出他十分兴奋的事实。 
 .....特么的说话都多了好多字好吗,好惊悚的,好怕自家教主变成那个叫黄少天的剑客好吗。 
 江波涛一脸微妙。 
 周泽楷这么一个眉目如画衣冠华丽的公子,看起来完全就是富家子弟偷偷跑出来上街玩的。 
 在别人眼里,这就是一只大大的绵羊啊。 
 光是一上午,偷偷跟在周泽楷身后的江波涛就抓到了好几个偷周泽楷钱袋的偷儿。 
 于是江波涛偷偷拉着周泽楷进了一个无人的小巷,恨铁不成钢的教育道:“教主,你这一身武功怎么就让几个小贼得手了,教主你不要以为这是小事,这关乎到我们轮回教的尊严balabala.....” 
 “......知道,他们做什么。”周泽楷沉默了一会儿,闷闷的辩解了一句。 
 江波涛一怔,随即又问道:“那你怎么还放任不管?” 
 “他们....是孩子。”周泽楷扭扭捏捏的吐出几个字。 
 江波涛这算是懂了,感情是他们教主看到偷东西的是几个小孩,想做善事。 
 .......这真的是魔教教主嘛? 
 江波涛陷入了沉思。 
 
三. 
 当晚,江波涛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彻夜难眠。 
 他在思索能如何让他家教主尽快找到一个合适的良人。 
 这么单纯善良可爱不做作的周泽楷肯定没有办法走妖孽魅惑路线,只好退而求次走萌哒哒小白花路线了。 
 江波涛翻来覆去想了好几遍,最后一拍大腿,确定了一个俗但是非常好用的方案:英雄救美。 
 古今多少爱恨情仇纠缠不清嗯嗯啊啊都是因为这个方案而产生的。江波涛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不过为了周泽楷的安全,这个坏人当然是江波涛自己来当。 
 江波涛觉得自己这个左(ya)护(huan)法当真累啊,跟个保姆似的,连自家大小姐的姻缘都要帮忙撮合。 
 改天这事要是成了必须得给他颁个“最佳护法奖”。 
 “唉.......” 
 江波涛侧头看着窗外的一轮圆月,幽幽叹了口气。 
 他觉得有点心塞。 
 第二天一大清早,江波涛帮周泽楷更衣洗漱完毕后,便跟他说了自己昨天晚上想出来的计划,周泽楷点点头,同意了。 
 但现在时候尚早,两人便准备先去解决一下温饱问题。 
 用过早膳后,周泽楷突然拉着江波涛的袖子,道:“.....今天城外,开花.....他们说的.....” 
 “城外的桃花树开花了啊?”江波涛笑了笑,他以前也去看过外城那一片桃花林,“确实也差不多是这个时候。教主是想去看吗?” 
 周泽楷用力的点了点头。 
 江波涛突然有点心疼,周泽楷一直都被逼着练功,外面那么多美好的东西,他统统都没见过。 
 要是有机会的话,他也愿意带周泽楷去看四方天地,去赏锦绣山河。 
 以后再说吧。江波涛打断了自己的想法。 
 桃花确实很漂亮,远远望去花团锦簇的一片,灼灼的盛开在枝头。 
 周泽楷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桃花,目光中是掩饰不住的赞叹。 
 江波涛跟在周泽楷的身后,突然心思一动,顺手折了支桃花,将桃枝插在了周泽楷的发间。 
 人面桃花交相辉映,确实是美景一副。 
 “教主你这样还挺好看的。”江波涛边笑边说道。 
 周泽楷脸上泛起薄红,手忙脚乱的把头上的桃花取下来。 
 “江.....也戴。”周泽楷有些赌气的将桃花递了过去。 
 “好好好,”江波涛轻笑,也将那花别在发间,“教主觉得好看吗?” 
 “好看。”周泽楷认真的说道。 
 江波涛突然就呆了呆,片刻后若无其事的笑了笑,便不再提这个话题。 
 “教主,来,我们俩先演一下,您一定要好好配合哦。”江波涛看四下无人,想先试演一下等下英雄救美的戏码。 
 江波涛对他们家教主总是不太放心。 
 “嗯。”周泽楷点点头。 
 事实是,江波涛真的没有错判。 
 江波涛:“小美人儿,来,把衣服脱了给大爷瞧瞧身材怎么样。” 
 周泽楷:“.....唔,好。” 
 然后周泽楷就真的开始脱衣服了。 
 脱衣服了。 
 衣服了。 
 服了。 
 了。 
 江波涛:(*´Д`*)教主冷静! 
 
四. 
 叶修,是一个流弊哄哄的大侠,身怀一身流弊哄哄的绝学。 
 大侠嘛,总是和平常人不太一样。 
 这一天,他躺在一棵桃树上打盹,突然听到树下传来声响。 
 两个人,还是两个男人。 
 其中一个特别好看的男人正在脱衣服。 
 叶修心里咯噔一下,暗想完了碰到劫色的给佬了。 
 叶修的良心在挣扎:他一面觉得自己身为一个苗根正红的大侠,必须得救这个小伙于水火之中;一面又怕那个长的人模狗样的给佬对自己一见钟情死死纠缠。 
 就在他挣扎的时候,他突然一个打滑,掉下去了,还是他内功深厚,才避免了他脸朝下摔下来的悲剧。 
 叶修:( ̄口 ̄)完了完了哥的名声哥的晚节。 
 江波涛:Σ( ̄口 ̄;)我靠这谁?! 
 周泽楷:(⊙_⊙)发生了什么? 
 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评论(8)
热度(86)

© 只会傻笑的海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