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鱼

这里是一个话唠,希望能找各种姑娘聊天( *´艸`)

[周江,小破三轮车]

来不及解释了快上车/bu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15728419702079&mod=zwenzhang

(手机可戳评论嗯......回应之前的点文吧......反正挺短的凑合着看吧)

「二十粉点文(。・ω・。)♡」

( *´艸`)想趁着最近特别勤奋多写点东西。
乍一看发现自己竟然有人关注还有点受宠若惊。
真的很感谢喜欢。
二十粉对于一个小透明来说已经很不错了/理直气壮x
主写周江,高乔,亮瑜,水果组。
日常也写开车也行.....嘿嘿嘿。
\(//∇//)/♡感谢我遇到你们
真的很想跟你们说声谢谢
哦对了,占tag致歉/捂脸

「周江/我爱你」

(周江周,表示这一篇我是分不清周江还是江周了。







之前看到的梗,一如既往甜滋滋的he,我还是希望小江和小周都好好的。 这一篇我个人超喜欢的。







哦还有,告白要趁早/笑)







------------------







一.















江波涛看着端端正正坐在椅子上的安静的青年,青年有一双乌黑而干净的眼眸,此刻,这双漂亮纯净的眼睛里,却只有一片深不见底的黑。静如深渊。







青年微薄的唇抿着,颜色漂亮的唇瓣此刻已经吐不出丝毫话语。







江波涛慢慢的伸出了自己的手,用自己颤抖的手缓缓的抚上了青年俊秀的侧脸。







“小周。”仿佛情人间的喃语。







而周泽楷只是定定的看着江波涛,漆黑的眼眸依旧只是一片漆黑。此刻的他唯一剩下的感官,就只能感受到江波涛指尖那一点点微不足道的温度。







仿佛他与这个世界的羁绊也只剩下这一点点指尖传达的温暖。







“我爱你。”







江波涛抱住周泽楷,将自己的头埋进周泽楷的脖颈之间。







周泽楷的眼睛里浮现出一丝不解。







爱?







那是什么?







此刻的周泽楷无法理解江波涛的任何举动,他的脑中只是一片茫然的空白。







他已经失去了感知这个世界的能力。







事情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因为工作的缘故,江波涛常年不在家,只留下周泽楷一个人待在家里。







周泽楷本就不习惯与人交流,日复一日的,周泽楷越来越沉默寡言,直至再也无法吐出一个音节。







他彻彻底底的病了。







这时江波涛才知道还有一种这样的病症:像是丢失了舌头的人,无法品尝任何味道,甚至情感。







他们会渐渐的失去感官功能,出现如失明、失聪、丧失交流能力等症状,最后全身器官快速衰老死亡。







而治疗这种病的唯一方法,就是让患者感受到被爱。







多么扯淡。







无稽之谈。







曾经江波涛没来得及说的“我爱你”,如今这样轻而易举的说出来,周泽楷却已经听不懂了。







江波涛不是没有想过有一天周泽楷会不爱他,却没想到是在这种情况下。







此刻的江波涛只是紧紧的搂住周泽楷,不停的呢喃着:“我爱你......我爱你......求你快点好起来好不好......不要跟我闹脾气了......”







就算是到了这个时候,江波涛仍留存了一丝「周泽楷只是在跟他恶作剧而已」这样的幻想。















二.















江波涛和周泽楷已经认识很久了。







第一次见面时,两人还都是什么都不懂得大小伙子。江波涛对周泽楷笑一笑,周泽楷都会腼腆的低下头,衬得他俊秀的脸蛋越发秀气。







江波涛从见到周泽楷的第一眼就喜欢上周泽楷,他想,这个人长得真好看。







后来慢慢的,这一点点喜欢就变成了爱。







喜欢是很廉价的,随处可见的,可爱不是,爱是要负起责任的。







江波涛爱着周泽楷。















三.















江波涛最近很喜欢跟周泽楷讲过去的事,从他们的初遇,到他们互相确定关系的那一天。







“小周你知道吗?你跟我告白的那一瞬间,我当时吓坏了,还以为我做梦还没醒呢。”江波涛讲起这些陈年旧事时嘴角总带着温柔的笑意。







“我第一次抱住你的时候,就像那种言情小说里的感觉一样,抱住你的一瞬间,像抱住了全世界。”







尽管得不到周泽楷的回应,江波涛仍然讲的不亦乐乎,把往事一件件如数家珍般的讲出来。







周泽楷注视着江波涛,像一个过分安静的漂亮人偶。







“好吧已经这么晚了,小周你该休息了,”江波涛看了看钟,然后俯身亲了亲周泽楷的额头,“那么,晚安。”







走出门,有寒冷的风灌进江波涛的衣袖,他脸上的笑容也渐渐的隐于嘴角。







江波涛在担心。







他在担心自己能否坚持下去。







时间是最可怕的恶魔,此刻他可以说自己爱周泽楷,那以后呢?以后他也会一直如现在一样吗?到那时,周泽楷该怎么办呢?







未来,多么模糊的字眼。







江波涛不是太贪心的人,他所希望的未来,也只是想和周泽楷一起慢慢走下去,老来互相做个伴,还可以养一只猫和一条狗,闲暇时,就和周泽楷坐在轮椅上笑着看猫狗打架。







那时,一定有温暖和熙的阳光,有轻轻的微风,一定美好的像副祥和的风景画。







想起这些,江波涛又觉得一下子他的四肢百骸里又生出力量,让他在这个有点冷的夜晚得到慰藉。















四.















最近周泽楷的状态并不好。







尽管江波涛每天都去探望他,但他的情况仍然没什么起色,甚至隐隐有恶化的趋势。







像是江波涛做的所有努力,都只是无力的死缓。







很多时候,江波涛还是喜欢抱着周泽楷,一遍一遍不厌其烦的说“我爱你”。







那些以前因为面子因为一堆乱七八糟原因没有说出来的话,江波涛此刻却可以毫无芥蒂的说出来。







很多事情,只有说出来别人才会知道,无论你觉得自己表达的再明显,不说出来,别人都不会明白。







事到如今江波涛才明白这个道理,可是亡羊补牢,也不算太晚。







江波涛让自己的手和周泽楷的手十指相扣,然后他低下头,迅速的亲了一下周泽楷的唇。因为这种病是通过唾液传播,所以江波涛也只是亲了亲唇角而已。







周泽楷怔怔的看着他。







然后,笑了起来。







这一笑仿佛昙花一现,又如早春的一缕东风,看的江波涛连呼吸都快忘了。







“我也爱你。”







周泽楷认真的,一字一顿的说道。







他还留存着自己生病时的记忆,他还记得江波涛对他说过的话。







江波涛突然感觉眼角有点酸涩。







真好。







他爱的人也这般的爱他。

「坚强的小天才不需要六一礼物!」

(六一贺文,甜的发腻,不知道刚刚跟我对象吵架又和好之后的我会写出什么)



one.







“公瑾,”诸葛亮从背后搂住周瑜,用自己的脸蹭着周瑜的侧脸,软软的唤了一声,“明天六一,我也要礼物。”



周瑜皱了皱眉,显然对诸葛亮意外的粘人感到有些苦恼和无奈。



“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要六一礼物?我可不知道卧龙先生是这种幼稚的孩子。”周瑜揉了揉眉心,字正腔圆。



“我是要去给其他人炫耀的,”诸葛亮一本正经,全然不觉得他的行为有多幼稚,“我要去告诉那些单身狗有人疼和没人疼的区别。”



“.......”



周瑜扶额。



“好不好嘛?”



诸葛亮眨巴着那双清澈湛蓝的好看的眼睛,周瑜无意的一瞥,便让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



诸葛亮以为周瑜仍不答应,便起了些歪脑筋,手悄悄探入周瑜的衬衣中,揉捏着周瑜的腰侧,再慢慢的顺着腰线上下滑动。



“停,住手,我给你礼物便是。”周瑜的脸上泛起薄红,却还是强作淡然推开了诸葛亮,又生怕诸葛亮还不罢休,又补充了一句,“明天我还有点事。”



诸葛亮也懂得见好就收,笑吟吟的收回了手,一溜烟爬过来坐在周瑜身旁。



周瑜早就习惯了诸葛亮喜欢在旁边看他办公的怪癖,也就放任不管了。一会儿之后,他突然发现肩上有点沉,一扭头,诸葛亮倚着他的肩头,睡的正沉。



饶是和诸葛亮曾经做过那么多年死对头的周瑜也不得不承认诸葛亮有一副好皮囊,此刻诸葛亮的睡颜带着孩子一样的天真与祥和,让周瑜的心一下子软成了一滩水。



周瑜轻轻的撩起诸葛亮脸侧的几缕乱发,蜻蜓点水一样的,在诸葛亮光洁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晚安,孔明。”



“我爱你。”



微不可闻的,周瑜浅浅的笑了笑。







two.







“诸葛你知道吗?我们家小医师今天给我送礼物了哦,是他自制的巧克力哦!”李白笑的春光明媚,那得意的模样让诸葛亮险些咬碎了牙。



诸葛亮六一这一天的上午过的很憋屈,不停的有人跟他秀自己收到的礼物,而他心爱的那个人,却从一早上他从床上睁开眼起就没有看到。



于是诸葛亮只能安慰自己,这肯定是公瑾为了之后给自己一个大惊喜啊,这种低级的把戏,他怎么会看不透呢。反正绝对不是公瑾忘了什么的!



“扁鹊做的东西你也敢吃,小心被毒死。”诸葛亮看着李白夸张的表情,冷笑一声。



“你丫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李白毫不留情的讽嘲,“一看就是被你们家周都督遗忘了,我今早还看到你们家都督和小乔逛街呢,你还当然选择原谅他?诸葛绿?”



平日里他和李白关系好,李白刺激他的话他也不放在心上。可今日,听到李白说周瑜和小乔一起逛街,诸葛亮却觉得心被针尖扎了一下似的。



他很久很久以前就知道,周瑜对小乔有情。



“公瑾真和小乔去逛街了?”诸葛亮沉下脸,连声音都带着冷意。



李白看到诸葛亮脸色不对,意识到自己的话说过头了:“啊你别放心上啊,可能我看错了对吧,你你你别想太多啊。”



“嗯,我知道了。”诸葛亮特别懂事特别乖巧的微笑了一下。



然后李白默默开始忏悔,都督啊我可不是故意破坏你们夫夫俩感情的啊。







three.







诸葛亮蹲在马路旁边,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颇有些忧郁。估计是没见过一人模狗样的大帅哥跟乞丐似的蹲马路上,一旁总有人频频侧目。



忽然他的眼睛里的光芒一下子亮了起来。他走上去,拉住那个身材颀长的俊逸青年的手腕,惊喜道:“公瑾!”



周瑜有些惊讶地回头,显然吓了一跳。



“咦公瑾你的手链呢?”诸葛亮机敏的发现了问题。



诸葛亮刚跟周瑜确定情侣关系的那段时间,他送了周瑜一条蓝色的手链,然后他自己还有一条款式一样的红色手链。



有一段时间诸葛亮逢人就秀他的手链,然后大家就都知道他俩原本不为人知的关系了。



诸葛亮几乎天天都把手链带身上,对于他来说,这就像是婚戒一样的存在。



“一不小心弄丢了,”周瑜很淡定的解释,“也就是一条手链罢了,等会给你说,小乔在前面店里等我。”说完,就特别潇洒的走了。



诸葛亮表示公瑾这话太伤人了以至于他愣是一时半会不知所措。



嫉妒与失落几乎是一瞬间笼罩在这位几乎没受过什么挫折的天之骄子的心头。



诸葛亮焦躁的搓着自己的头发,此刻什么运筹帷幄什么出谋划策都与他无关,此刻的他只是一位普通的担心自己伴侣的感情的男人。



他又觉得有点委屈,虽然他是个男人生不了孩子,但是以他的才干他的相貌,去配周瑜怎么也不算折辱周瑜了吧。



诸葛亮的骄傲从来就不比周瑜少分毫,他们的骄傲几乎都是刻在骨子里的。



“周公瑾......你莫要欺人太甚......”诸葛亮咬牙切齿的说了句狠话。



然后诸葛亮就气鼓鼓的回家了,一回到家他便取下手上的手链,将它锁在柜子里。



他本就不喜欢这类的装饰品,戴着也只是为了能跟周瑜凑成一双。就跟宣布所有权似的,是很幼稚的行为。







four.







周瑜一到家就看到诸葛亮一个人坐在沙发上,身影还透着点蜜汁凄凉。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内心毫无波动还有点想笑。



“你回来了。”



分手吧。



诸葛亮幽怨的望着周瑜。



然后周瑜忍不住轻笑一声,俯下身在诸葛亮的脸上亲了一口。



“六一节快乐,我的孔明。”



然后?



然后当然是周瑜给了孔明一个大惊喜然后两个人干了个爽啊!
啊是的,特别喜欢有人陪自己嗑唠(/ω\*)♡就算是没什么营养的话题但是和可爱的人聊天本身就是有趣的事。(๑´ㅂ`๑)

-四灯-

hhhhh是这样的(不要脸地求评论)

宵旬:

是这样的

有的人,他是为了冠军而生。
叶神,
叶修,
生日快乐。
祝您玩一辈子荣耀。

「童话都是骗人的!哼!」

(周江 感觉自己最近特别疼江副√)



one.







周泽楷感觉自己正在做梦,还是特别不实际的那种骗小孩子的梦。



他默默的看着自己下半身的鱼尾,然后默默闭上眼睛,再次睁开眼,神奇的一幕发生了,鱼尾还是鱼尾。



周泽楷:“......”



目前的情况好像是,他变成一条人鱼了。



然后江波涛一来就看到这样的景象:俊美漂亮的人鱼用那双漆黑而清澈的眼眸注视着他,还不自觉的歪了歪头,看起来有些茫然无措。



其实周泽楷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河里会突然钻出来一个青年。



然而江波涛看到周泽楷的一瞬间,他觉得自己那颗沉寂了太久太久的心脏,突然的跳动了一下。



“你好,我叫江波涛,我是这条河的......河神。”江波涛对周泽楷温和的笑了笑。他的五官很柔和,只能算清秀,然而给人一种亲切感。



“周......泽楷。”周泽楷思索了一下,还是报出了自己的真实姓名。



“你为什么会到这里呢?据我所知,人鱼是生活在海里的吧?”江波涛注视着周泽楷,思索着。



周泽楷摇了遥头:“不.....知道。”确实,他一睁开眼就来到了这个地方。



江波涛看向周泽楷的眼神带上了怜悯,多么好看的人鱼,却不仅无家可归还失去了记忆。



让人心疼。江波涛默默拍了拍周泽楷的背以示安慰。



周泽楷:“......”他怎么感觉刚刚一瞬间发生了很多事?



“在你恢复记忆之前,你就留在我这里吧。”江波涛一脸认真。



周泽楷看的出来,眼前这个名叫江波涛的青年似乎没有恶意,于是他点了点头。



看到他点头的一瞬间,江波涛眉眼弯弯的笑了笑。







two.







周泽楷觉得跟江波涛在一起是很舒服的事,江波涛每天都有新奇的故事跟他讲述。



而且他跟江波涛讲话不用费力的解释,只要三言两语,江波涛便已心领神会。



周泽楷想,这大概就是默契吧。



每天过着被饲养的生活,累了就一边晒着暖洋洋的太阳一边打个盹,这种平和宁静的生活几乎是周泽楷最期望过的日子了。



周泽楷发现江波涛晚上睡觉的时候特别喜欢抱着他,小心翼翼的像是怕他发现一样的轻手轻脚的把手环绕在他腰上。



周泽楷睡眠很浅,但是他即使发现了也不想推开江波涛。



其实,就让他和江波涛过一辈子,也没什么大关系了。



周泽楷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对江波涛这么放心,就像是上辈子就已经认识他一样。



“嘿小伙子来不及解释了快跟我走!”



某天周泽楷正在岸边晒太阳,突然从草丛里钻出来一个虚胖脸有着熊猫一样的黑眼圈的战士。



“.......????”周泽楷一脸懵圈。



“你不是被河里的巫师江波涛绑架了吗?我救你出去啊,”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叶修同志掏出一个苹果啃了起来,“现在巫师已经死掉了,你安全了。”



周泽楷的瞳孔剧烈的收缩了一下,他注意到自己的声音在抖:“江......死掉了?”



世界仿佛一下子虚幻了起来,就像是八零年代的雪花屏电视,哦不是他的错觉,这个世界确实崩溃了。



周泽楷的意识也渐渐的模糊了。







three.







周泽楷一醒来,入目是白的惨淡的天花板。



他环顾四周,这里是医院。



断片一般的记忆渐渐拼接在一起,周泽楷忽然从床上翻下来,着急的想去寻找什么。



忽然病房的门开了。



“你醒了?”熟悉的面容上带着熟悉的笑容。



周泽楷忽然就停下了,他走上前握住了青年的手,轻声呢喃:



“找到了。”



这一次,他们不再分开。



———————



解释一下剧情,小周和小江本来是情侣,但是周围人尤其是小周的父母一直都不同意他们的关系,认为小周是被小江引诱了。



小江一下子承受不住压力,认为小周大好青年不能被自个儿耽误了,就自己一个人跑了。



小周一时心神恍惚然后发生了一起意外事故,小周陷入昏迷状态。(然后变成人鱼什么的其实都是小周的梦)



顺便说一句梦里面小周觉得小江熟悉是因为他们以前确实认识,小江开始自我介绍是河神结果是巫师是小江骗了小周,代指小江跑了的那事,最后某同志说“江波涛死了”是为了提醒小周江波涛已经离开了从而让小周苏醒,哦对了叶修是小周的主治医生。



小江得知小周昏迷后,觉得这人都不行了他应该可以来看看了。然后小周醒了,happy end。



反正整体就是一大狗血,个人笔力不够加上懒癌导致很多东西都没表现出来。

「有病」/周江

(全职高手同人 周江 甜甜甜!!狗血的双向暗恋!)



one.







江波涛感觉自己仅仅只是被这双漆黑而清澈的眼眸注视着,他的心就扑通扑通地像是要跳出去。



此时那张他肖像了很久的漂亮的一塌糊涂的脸蛋就在他的面前,他甚至可以看到周泽楷正在微微发颤的带些卷曲的睫毛,有点期待,带点不安。



像是等待王子殿下一个吻拯救的漂亮公主。



于是江波涛几近虔诚的在周泽楷的唇上印下一个蜻蜓点水的吻,轻声温柔的呢喃:



“队长,我喜欢你。”



然后?



然后江波涛就睡醒了。



在江波涛看到自己有着不明液体的内裤,陷入了难以言明的思考中。这是大多数男性都会有的哲学技能。



这种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饶是江波涛内心多么拒绝承认,但每一次梦的主角都是周泽楷,哦,他的小周,哦,他的队长。



一想到周泽楷那双清澈的眼睛,江波涛就有种微妙的罪恶感。



今天的江副队也依旧是满脑子小周呢。x



江波涛感觉自己是病了,病入膏肓的那种,他甚至开始思考能不能跟小周打个电话请病假把今天的训练推了。



哦最好还能继续把刚刚那个梦做完。江波涛默默捂住了自己的脸。



“队长,早啊。”但江波涛最后还是准时出现在了周泽楷的面前。



“江......早。”周泽楷对他点了点头,露出了一个有点腼腆的笑容。



江波涛突然就有种萌点被防不胜防的戳中的感觉。总感觉一下子被小周的笑容治愈了呢。x



然后一旁经过的杜明就惊悚的看到他们亲爱的江副队在一个人傻笑发呆。



“哎,我怎么感觉江副今天有点吃错药了。”杜明一副吃惊的可以吞下两个鸡蛋一样。



“估计.....是恋爱了吧。”已婚人士方明华高深莫测的笑了笑,“你想起唐柔的时候也跟江副现在一个样。”



一旁的周泽楷听到方明华的话,怔了怔。



江......有喜欢的人......了?



周泽楷眼中的光亮,一点点的黯淡下去。



然后他毫不自知的摇了遥头,他想:江喜欢的一定是个很好很值得爱的人,希望那个人也和江喜欢她一样喜欢上江。



周泽楷下意识就忽略了内心深处那一点点的不情愿与嫉妒。







two.







江波涛撑着下巴懒洋洋的看着周泽楷与孙翔二人切磋。



他看着一枪穿云和一叶知秋在电脑显示屏里上下翻飞着,看着周泽楷与孙翔同样快速精确的操作,突然心里没由来的有点难受。



不知道是不是受了那些腐女粉丝的影响,江波涛默默想到,队长和孙翔还挺配的嘛。



别的战队的腐女粉丝似乎就喜欢把正副队凑在一起,像什么黄少天和喻文州,韩文清和张新杰......只有轮回,突然就变成了周泽楷和孙翔。



其实江波涛也能理解,毕竟他这个副队确实似乎不太给力。



联盟中最被看轻的选手啊......江波涛自嘲般的笑了笑。



他已经习惯退居后方,将所有的荣誉与光芒都留给周泽楷。时间一长,连他都开始怀疑,自己的存在能有多大意义。



江波涛突然没由来的就觉得有点累了。



他喜欢小周,可他也清楚小周喜欢上自己的可能性。



所以他也只是小心翼翼掖手掖脚的当一个尽心尽力的副队长,一个贴心听话的队员。



这些让他没由来的觉得有些酸涩。



“江.......?”周泽楷有些困惑的看着突然发起呆的江波涛。



“啊抱歉,刚刚在想别的事。”江波涛冲周泽楷亲切的笑了笑。



“不会在想哪家的姑娘吧?”吕泊远插了句。



可惜了......是个男人。江波涛用余光瞥了一眼周泽楷,没有接话。



联想到之前方明华说江波涛恋爱了那事,周泽楷一下子像是哪根神经被戳中了似的,黑亮亮的眼睛直直的盯着江波涛。



然后他看到江波涛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全然一副被吕泊远说中了的样子。



周泽楷不动声色的咬了咬下唇,一想到江波涛会很另外一个人相恋,拥抱,牵手,甚至在床上四肢纠缠,他就觉得不舒服。



周泽楷下意识感觉自己这样不太对劲,却一时半会没找着自己这股子怨气的原因。



不会是病了吧?周泽楷暗暗想到。







three.







轮回众人训练后决定去一起去吃个夜宵啥的,江波涛走在人行道上,旁边是一片人工湖,月色洒在湖水上显出波光粼粼的漂亮来。



然后走在他前面的周泽楷回过头了,淡淡的微不可闻的对他笑了一下,笑容干净带点腼腆。



江波涛有一瞬间想冲上去,告诉那个帅小伙儿自己暗恋他好久了。



然而他没有,他只是平静的对周泽楷点头轻笑示意了一下。



而周泽楷却走到了江波涛的身旁,拉起了他有点凉的手,轻声道:“江,冷。”



周泽楷的手修长白皙,骨节分明,带着一点薄茧,牵上去特别有安全感特别暖和。



江波涛听见自己的心在砰砰的跳动。



在握上江波涛手的一刹那,聪明的年轻枪王似乎明白了自己早已病入膏肓。



“江。”他轻轻柔柔的喊了一声。



“嗯?”



“我喜欢你。”也许你可能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但是我仍然希望把这份心意带给你。



然而周泽楷忐忑不安了许久,却迟迟没等到江波涛有动静,耐不住性子看了江波涛一眼,唇却已经被堵住了。



“队长,我喜欢你。”



这一次,是真实的触感。



—————



轮回众人:我们就静静的看风景,当然是选择原谅你们啦。

假的王者荣耀/有误

(周瑜和孙尚香......算是骰输的产物,话说明明小乔和大小姐最配了!不过嘟嘟真可爱,勉强算王者农药同人????)



壹.

人人皆知江东有个孙小姐,为人处事肆意张扬,在江东也算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周瑜也知自己和孙策从小就宠着孙尚香,他却无法拒绝那个女孩的要求。

“公瑾你也别太担心嘛,我孙伯符的妹妹想怎样就怎样,让其他人嚼舌根去吧。”孙策听闻周瑜的想法,反而大咧咧的搂住自己这个好友的肩,丝毫不觉得这是个事。

“.....既然主公你都这么说了,我也就没话说了。”周瑜无奈的抿了口酒。

周瑜其实一直刻意与孙尚香保持着距离,周瑜心里明白,他只是臣子,而孙尚香是他所侍奉的君主的妹妹。

而当他每一次看到那个一袭绿衫如春芽,眉目艳丽胜桃李的小姑娘,他心中不禁有些欣慰,他的公主无忧无虑的生活在自己和她兄长的庇护下,不必去体验世态愁苦。

这就够了。这比什么都能令他开心。



贰.

孙尚香很早就注意到了周瑜,平日里的周瑜总是站在孙策身旁,做一个不惊不扰的谋士。

只偶尔孙尚香不经意间回头一瞥,会看到那个颀长俊逸的身影,与那人嘴角一抹浅浅的笑容。像夕阳余晖,微弱却暖的让人心安。

孙尚香往往只是一瞥,就又回过头去。她依旧是她嚣张跋扈的大小姐,周瑜也依旧是那个指点江山的谋士。

变故却来的预料不及。

当孙尚香跌跌撞撞地到来时,只看到厚重冰冷的棺材与立于棺材前一身白袍的周瑜。

“兄长......去世....了?”孙尚香没注意到自己的嗓音都在微微发颤。

周瑜眼帘低垂,看不出那双漆黑的眼眸有何种情绪。他未曾言语,只是静默注视着眼前的棺材。

那里躺着他的他誓要辅佐的主公,他毕生的挚友,小霸王孙策孙伯符。

孙尚香情不自禁低声抽泣起来,面对长兄的逝去她第一次感到自己的无力无能。

“别哭。”

过了许久,青年的听不出情绪的声音响起,与此同时,一只手轻轻覆于她仍在流泪的眼上。

“回去睡个好觉吧。”



叁.

孙尚香隐隐感觉到,自孙策死后,周瑜变了。

周瑜每日都关在书房中,处理着那些似乎永无止境的公文,像台不知疲倦的机器。

孙尚香偶然半夜迷迷糊糊醒来,路过周瑜房前,却发现周瑜房间仍未熄灯,看得出周瑜仍未睡下。

她很不安,非常的不安。

“周瑜大人,好像昨天又犯了旧疾呢。”

“这也没办法啊,自从孙策大人死后,周瑜大人肩上的担子就更重了.....”

孙尚香听到佣人们窃窃私语,心下微怔,那份不安却是晕染开来。

“公瑾哥你身体还好吧?”孙尚香急匆匆赶到周瑜房中,只看到那俊逸的青年躺在床上,身影看起来竟有些单薄。

“无碍,小疾罢,”周瑜看了一眼孙尚香,轻轻摆了摆手,“对了,有件事想告诉您。”

“我为您许了门亲事。”

周瑜似未注意到孙尚香,依旧自顾自地说下去:“对方是蜀国主公,性情一向宽厚,应该也会对你很好的。”

“为什么?”孙尚香眼中满是不可置信,仿佛是第一天认识周瑜似的。周瑜应该明白,依她的性子,是断然不愿嫁于一个陌生人,成为政治的牺牲品。

“两国联姻,这对东吴来说是件好事。”周瑜没有看孙尚香,话语却无比坚定,“这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

“东吴.....你的眼里只有东吴吗?!”孙尚香抑制不住的向周瑜大声喊叫起来。

“.......”

周瑜再未言语,看的孙尚香心也凉了个透彻。

孙尚香看着周瑜,最终却只是气冲冲的摔门而去。

也许她的内心尚存一丝希望,认为周瑜会依着她,打消联姻的想法。

周瑜只是注视着她离去的身影,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肆.

周瑜凝视着眼前冰凉的墓碑,将手中的酒菜摆于墓前,努力勾起嘴角做出个不伦不类的笑容。

“今天真是个好天气呢。”

周瑜望着头顶和熙的暖阳,确实是个难得的好天气。周瑜却觉得明晃晃的阳光有些刺眼。

今天是孙尚香出嫁的日子,周瑜没有去送她一程。

就这样吧。

后来?

便没有后来了。

[全职高手同人/伞修]兴欣见鬼日常

     事情的起因是因为包子。

    某天刚从浴室里出来还擦着头上的水渍的包子,看到叼着烟从他身边走过的叶修,突然就蹦起来了,险些连腰上围的浴巾都抖掉了。

    “老大老大快看你背后有个人飘着耶!”包子拉着腰间苟延残喘的浴巾一脸大写的惊奇。

    “包子你赶紧把你的浴巾拉好,我可不想长针眼!”陈果一手捂住自己的眼,另一手体贴的挡住了一旁磕瓜子的苏沐橙的眼。

    “包子又犯病了,罗辑你赶紧把你家包子拉走拉走。”方锐完全唯恐天下不乱。

    “.......我先声明一遍,这包子不是我家的。”罗辑默默拉走包子。

    包子被罗辑拽着还不甘心的大喊:“我刚刚真看见了,老大你背后有个人!....哎哟小弟你掐我干嘛?!”

    一旁的老魏立马摸了把叶修的背,只摸到一手的空气。

    “我靠难不成包子还有阴阳眼不成?”老魏也顺手点了根烟,靠着叶修的肩抽的不亦乐乎。

    “叶修老魏,我似乎告诉过你们这儿禁烟了吧?!”陈果一闻到烟就跟闻到毒品似的捂住鼻子。

     “这不情不自禁嘛,人之常情,人之常情。”叶修摆了摆手,再次陶醉的狠吸一口后便自觉将烟掐了,还十分贴心的带走了魏琛的烟。

    “老叶你这个人.....”老魏一脸憋屈,却碍于陈果的淫威不敢发作。

     “不过说真的,最近可要万圣节了,指不定真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呢。”方锐忽然神神叨叨地凑过来。

    “不过万圣节只是西方的吧.....”刚刚下楼帮包子带可乐的乔一帆忽然在方锐身旁窜出来。

    “卧槽一帆你吓死我了。我这么个苗根正红的大好青年还指望留着命去取个媳妇呢。”方锐拍着胸脯,显然心有余悸。

    “真怂。”唐柔向方锐投来不屑的眼神。

    “扑哧。”乔一帆看到方锐被他吓成这样也忍不住低低笑了笑,刚抬起头准备问站着看热闹的叶前辈要不要饮料,却一下子看见叶修身后半透明漂浮在空中的“人”。

    乔一帆脸上的笑意忽地就僵硬了。

    那是一个介于青年与少年间的清俊的男孩,有一双清澈的总若有若无含着笑意的眸子,倒并没有如同鬼片中满面血红的女鬼一般,脸上很干净,只是皮肤白的惨淡。

    显然这只鬼也注意到了乔一帆,朝乔一帆亲切地笑了笑,又似想起什么,将食指抵于唇间示意乔一帆不要说话。

    乔一帆启了启唇,话语却又在看见那只鬼笑容一瞬在舌齿间打了个转,又咽了回去。

    “一帆怎么了?”陈果注意到乔一帆的脸色不太对劲。

    “没什么.....”乔一帆的脸色苍白了一分,却还是勉强地笑了笑。

    那鬼似乎很满意乔一帆的乖巧,笑得眉眼弯弯,他的笑容还透着一点点的坏,俨然是个还没完全长大的少年。

    我不会害他的。那鬼冲乔一帆做着口型,然后指了指旁边的叶修。

    乔一帆心情复杂的点了点头,他觉得这事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他现在需要缓缓。

    莫非这只鬼暗恋叶前辈?

    乔一帆的脑中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他看了看叶修虚胖的脸,又看了看叶修熬夜熬出来的特大黑眼圈,像见鬼(确实见了鬼)似的挪开了视线,默默打消了这个念头。

    不管如何,这只鬼似乎对叶前辈没有坏心的样子,这让他的心稍微放下了些。

   当然事后乔一帆还是给叶修弄了一堆花花绿绿的传说是高僧开过光的护身符。弄得叶修都开始不知所措了,还以为他被什么邪教组织洗脑了呢。

    再一次见到那只鬼,是在国家队拿了冠军后凯旋而归之后。

   那一次叶修显得很高兴,他们一起出来聚餐时连一贯不喝酒的叶修都喝了两杯,然后结果就是完美的......喝趴下了。

   乔一帆因为是未成年人不允许喝酒,就安静待在一旁小口喝着果汁。

   随后他一下子呆住了,他又一次看到了那个鬼。

   鬼显然也发现了他,对他笑了笑,然后又扭过头去,注视着叶修的侧脸,目光中带着散乱的现在的乔一帆所不懂的悲哀。

    许久许久之后,他收回了目光,轻轻笑了笑,摆了摆手。

    “你已经不需要我了。”那鬼轻轻呢喃。

    他的半透明躯体越来越浅,最后终于消散在了空气中,就像是从未来过一样。

    乔一帆怔住了。

    他想,大概是去投胎了吧。

    他又想,大概这个人生前跟叶前辈关系很好吧。

    然而他怎么会知道两人少年相识、并肩而行的那段已经被掩埋的岁月呢。

     马路上汽车的尾气凝成黑色的一团,却又渐渐的消散在空气里,正如年少时刻骨铭心的错过,终究是被如水的年华缓缓的磨平。

-----

   (算是一个小短篇,其实我在努力的让这一切不显得太遗憾,死去的人死去了,活着的人会继续活下去,其实这就很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