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鱼

是一条沉迷赌博的咸鱼,嗯懒癌手癌没救,可能需要找找自己的药。

高乔/小日子

(很短很短的小甜饼)

      听到门口传来稀稀疏疏的声响,乔一帆立刻放下手中的活,一边解开身上的围裙一边往客厅走过去。

     “欢迎回家,”将围裙放在一旁,他笑着给爱人倒了杯温水,“哦对了还有,生日快乐,英杰。”

      “谢谢。”高英杰也朝乔一帆笑了笑,他望着乔一帆不再青涩的面容,他鬼使神差的凑上去,轻轻柔柔的印下一个吻。

      蜻蜓点水般的一吻后,他又像清醒般的慌慌张张的低下头,不敢去看乔一帆的反应。

    稍微......有点害羞。高英杰捂住通红的脸,天知道他刚刚真是一时无意识的行为x。

    乔一帆先是怔了怔,随后看着害羞的高英杰又有些哭笑不得,怎么都是老夫老夫了还这么容易害羞。

   “真蠢......”乔一帆摸了摸被亲吻的嘴角,低低地笑了,眼神温润柔和还带着一开始少年的干净,眉梢眼角处满满都是幸福。

    “我给你做了生日蛋糕。”乔一帆拍了拍高英杰的头后边径直走向厨房,以免他看到自己也红彤彤的脸。

    “一帆,”高英杰急急忙忙拉住他的手,手忙脚乱的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不由分说的把盒子塞进乔一帆的手里,“这个......给你。”

     乔一帆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个款式简约的男式戒指。

     “我......我给你戴上。”高英杰一对上乔一帆的眼神后心脏一下子变成了一只受惊的小兔子,蹦啊跳啊个不停,他的脸不禁又如火燎般的烧起来了。

     “啊.....好,好的。”乔一帆也一下子说话磕磕巴巴起来,还呆呆的没反应过来,乖乖的任高英杰给他戴上戒指。而高英杰的手上,则是同样的男式戒指。

    他们现在都还年轻,还有大把大把的时光去用来陪伴对方,离别与痴守再也不会找到他们。如果冷了,就依偎在一起取暖;如果老了,就紧握对方布满老茧的手长眠。

   从此以后再无生离,只有死别。

   如此便好。

夜叉饲养手册(一)

夜叉x妖琴师/

想哪写哪/

one.

    夜叉向来不喜欢冷冰冰又不爱说话的人,所以当晴明把刚刚召唤出来的小包子夜叉托付给那个全身泛着冷空气的妖琴师时,夜叉突然就不想拥抱这个世界了。

    但有个人比他还要不情愿。那就是某个怕麻烦而且并不怎么喜欢小屁孩的妖琴师。

    “......为什么交给我?”妖琴师看着晴明,面无表情中透着浓浓的冷漠和嫌弃。

     “因为姑获鸟那里已经忙不过来了啦,”晴明眨了眨那双狭长的眼,笑的颇有狐狸样,“想了想又觉得其他式神中又只有你最靠谱。”

      “总之这孩子就全权交给你处理啦。”也不等妖琴师回答,晴明说完便抛下小小的夜叉走了。又是一位不负责任的大家长/bushi。

       妖琴师从上至下静静地打量着只到他腰部的小夜叉,被人冷冷的俯视着的感觉让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夜叉都开始手足无措了。

      许久,妖琴师收回了视线,与夜叉对视片刻后轻启薄唇:“小小年纪便袒胸露乳,成何体统。”语罢,便牵起夜叉的小手向自己的卧房走去。

      “我去给你找件别的外衣,别在外伤风败俗。”边走着,妖琴师又补了一句。

        妖琴师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手很凉,却给了小小的夜叉莫名的安全感。

       夜叉张了张嘴,却什么话也没说出口。

two.

    “本大爷不穿这种衣服!”小夜叉高昂着头,双手叉腰,坚定的拒绝妖琴师专门为他借来的童男的衣物。

      “穿不穿?”妖琴师很淡定地问道。

       ”不穿!”相当的有骨气。

       ”妖琴师微微皱了皱眉头,直接把小夜叉一拉让他趴在床上,把夜叉的裤子一扒直接露出了白白嫩嫩的小屁股,“啪啪”两下就是两个鲜红的掌印。

       臀部传来的火辣辣的疼痛让夜叉一下子跳了起来,捂着屁股脸红的能滴出血来;“你......你敢打本大爷的屁股?!”

      “穿不穿?”一样的问题,一样的语气。

        历来被人称作“恶鬼”的夜叉几时受过这般委屈,倒是真真体会到了“想哭”的滋味。

       改天本大爷也要狠狠打回来!夜叉一边心不甘情不愿的换衣服一遍恨恨地想。一定有天如今的一切他都可以原封不动的还给这个人。

                         哼!

【同生】

(阴阳师同人 黑晴明x安倍晴明)
壹·
    “你恨我吗?”
   黑晴明望着眼前风雅依旧的年轻阴阳师,面对这个人再一次提出的同样问题,他轻笑一声。
   “不恨。”也是同样的回答。
    怎么会不恨呢?
     明明两个人本就是一体的,为什么要抛弃掉自己呢?为什么要把自己当做垃圾一样的,头也不回的走掉呢?明明丢失了其中任何一个人,“安倍晴明”都是不完整的。
     为什么希望我消失呢?起初的黑晴明很迷茫,很痛苦,恨意就在一日复一日的自我怀疑中慢慢滋长。
    但直到见到了安倍晴明,黑晴明才发现,覆盖于他心脏之上的恨意之下,是对那个人如此深沉的爱恋。
    因为他们本就是一个人啊,为什么不会爱呢?明明这个世界上最爱他们的人就是彼此啊。
    “我就是你。”黑晴明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
    “是啊。”安倍晴明笑道,笑意极浅。
    庭院中的樱花早已灼灼盛开,午后的暖阳淡淡的照在人的脸上,是阴界所没有的温暖闲适。
    黑晴明靠在安倍晴明的肩上闭目养神,突然觉得这样真不错啊……
    真好啊……待在彼此身旁的感觉……
-----------------------
    =皿=我到底在写什么啊魂淡……我我我我我好想开车啊……

【全职/周江】某个爱的抱抱

    梗来自于之前偶然看到的一个东西,大概就是一种“要怀着对另一个人的爱意去拥抱另一个人,如果另一个人没有同样的感情就会死掉”这样的?
    虽然这个梗看起来真的清奇的可以,但还是情不自禁想写写试试......至于到底江周周江,我果然倾向周江。
———————————————
    联盟第一帅脸此刻就在自己的眼前,那双漂亮的黑色眼眸清澈见底,长而卷的睫毛就随着眼睛一眨一眨而上下扑闪,江波涛努力维持正常的微笑,尽量克制住自己。
    “江?”周泽楷微微歪头,对江波涛突然将自己叫出来显然有些不解。
    “队长喜欢我么?”江波涛语调很平常,仿佛只是在问晚饭吃什么一般的平淡无奇,只是眼底散乱着浅浅的不安。
    “江是....同伴....喜欢。”周泽楷依旧不善言辞,只寥寥数语而江波涛却已了然。
    只是....这样么.....?
    不可抑制的,努力做出的笑意渐渐隐于眼中,嘴角却仍坚持的挂着亲切的弧度,江波涛也玩笑般的道:“是呀,我也很喜欢队长呢。”似真似假,连自己都快无法分清。
    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周泽楷的呢,江波涛也记不清了,周泽楷简直是他心中的理想恋人,主要是那张好看的脸简直就是专门为了他的喜好打造的。
    怎么会存在有这样一个人,他的每一点都让你着迷,甚至连沉默寡言不爱说话的样子都让你觉得可爱。
    不过江波涛也清楚,周泽楷没有理由会喜欢上他,毕竟联盟第一帅脸的名头不是盖的,喜欢周泽楷的漂亮小姑娘还是不少的。
    江波涛自认为自己的魅力还没大到让周泽楷不要可爱小姑娘而喜欢上自己,所以他所希望的只是待在周泽楷的身边,只是以轮回副队长的身份。
    可是人大概就是一种贪婪的生物,待在他身旁就渐渐想要去触碰他,江波涛不是圣人,他终究无法做到只是静静注视。
    周泽楷是江波涛的病,而江波涛一点也不愿意治好。
    “来个拥抱吧,为了这一次轮回能得冠军,队长也请继续多多关照。”江波涛依旧笑眯眯的,他不希望把自己的真实心情暴露,那不会是周泽楷想看到的。
    周泽楷的眼中依旧有些困惑,总感觉今天的江怪怪的,是遇到什么事了么?
    尽管如此,周泽楷却仍伸出了双臂,那双晶亮的墨色眸子就直勾勾的盯着江波涛,让江波涛有一种错觉,这一刻,周泽楷与他有同样的情感。
    江波涛笑得很开心,至于笑容背后是欢愉还是难耐的苦楚估计也只有他知道。
    紧紧抱紧了眼前的人,嗅到那个人发丝上洗发水的味道,江波涛不知道,这会不会是自己离周泽楷最近的一次。
    如果江波涛懂周泽楷。
    那周泽楷懂江波涛吗?
    谁知道呢。

【全职/包叶】某件小事

    叶修最近微妙的有点心累。
    近期内每天起床都看到自己床头摆放着一束扎的整整齐齐的狗尾巴草,就一堆平淡无奇的甚至还有点发黄的狗尾巴草,包装的还特精致。
    起初叶修懒得去管,反正肯定是哪个不靠谱的又抽了风。
    昨天叶修又熬了许久来打荣耀,才刚刚睡下不久,叶修就迷迷糊糊感觉自己脸上毛毛的,一睁眼发现自己差点没把这狗尾巴草给吃下去。
    吐干净嘴里的小绒毛,叶修起身坐在床边上,点了根烟就抽上了,看着狗尾巴草上扎的小粉红蝴蝶结一脸深沉的觉得这事得管管。
    于是大家长叶修决心去找孩子们问问x。
    其实也没什么好问的,会干出这种不靠谱不着调的事,除了某只画风清奇的包子还会是谁?
    “老大你说那个花啊,我送你的啊,”某只包子直接大咧咧的承认了,那一脸无辜样让叶修心情有点复杂,“怎么样,老大喜欢么?”
    狗尾巴草真的可以称为花吗?叶修又故作深沉的吸了口烟,那不是狗尾巴“草”么?
    “问题是包子你干嘛没事要送什么花给我?”叶修继续问道。
    “老大你不是之前情人节说没人给你送花么?让老大感受到自己的爱也是小弟的职责所在。”包荣兴说的一脸正气,俨然是个一心为老大着想的小弟。
    叶修觉得自己简直包子这份心意感动的泪流满面,脑中想着的却是狗尾巴草那粗糙扎人的质感。
    再说之前本来也不过是看到其他人在自己面前秀礼物一时感慨一下罢了,更何况被一个一米八长得还比自己帅的大男人送礼物完全一点也不值得高兴。
    “……别了,你以后还是别给我送什么了。”叶修想了半天,却只憋出这么一句。毕竟包子这人他也了解,人就这二缺样,也不能怪包子,毕竟心是好的。
    “嗯……”包荣兴看起来有点失落,微微低下头,“老大不喜欢吗?”
    “不是,其实挺漂亮的,我看着挺顺眼的,”叶修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昧良心的话,“只是我对狗尾巴草有点过敏。”
    “哦……”包子似懂非懂,却还是一脸“就算这样老大也还是好棒好厉害”。
    后来叶修是每天没有收到狗尾巴草了,但每天枕头下面都会有一堆狗尾巴草的照片。
    不用说叶修也知道这哪个小崽子干的。
    “老大说狗尾巴草看起来挺顺眼嘛,于是为了让老大观赏到狗尾巴草,我特意拍了不少照片,怎么样怎么样?老大开心么?”包荣兴的理由让叶修无法反驳。
    话说原来照片是包子亲手拍的啊,难怪不仅毫无美感还有点糊。
    “行了行了,不用做这些,别麻烦了。”叶修无奈的摆了摆手。
    “不会麻烦啊,因为我喜欢老大啊,为自己喜欢的人做事为什么会麻烦?”包荣兴看着叶修的那双墨色眼眸海一样透彻却又深不见底。
    “包子你哪学的这种话?”叶修一脸恶寒,说实话倒真没有把包荣兴的告白当回事。
    “昨天电视剧里看的,我觉得挺好的。”包荣兴回答的相当耿直。
    “嗯好,但包子你要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不用这样表现出来的,懂吗?”叶修干脆试着顺包子的思路说下去。
    “嗯……”包荣兴认真的点了点头。
    “行了赶紧去训练吧。”叶修一脸和蔼的拍了拍包荣兴的肩。
    “好的老大!”
    送走了包子,叶修表示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之后包子也再没弄出什么幺蛾子,叶修也省心了,对于自己这次摸到包子思路还有些得瑟。
    于是日子也就这样一天天过,只是在叶修退役后某天无意间看到狗尾巴草的花语后,突然觉得有没有可能也许这包子是真的喜欢他。
    随后叶修又笑着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包子估计也不知道有这意思,就算知道估计也只不过是一时起意,包子的脑回路谁能看透呢?
   
    狗尾巴草的花语:暗恋。

【全职/高乔】足以与你相配 01

   (ooc也许....私设有,不过还是希望大家能喜欢\(//∇//)/~,因为我个人挺喜欢这对cp,毕竟是两只暖心小天使,每一天的生活一定如同秋日的阳光一样暖洋洋的www)
   ——————————————————     
     乔一帆偶尔会回忆起曾经在微草的日子,然后无限庆幸自己当初选择了兴欣,他总算是找到了可以发挥自己作用的地方。     
     可每当这么想着,另一个少年腼腆却温柔的笑容却总是会适时出现,伴随着微弱却从未消散的愧疚感渐渐如附骨之蛆萦绕在他的脑中。     
     “一帆,以后我们会一起并肩作战吧......我们一起成为最默契的搭档......好么?”   
    少年白净的脸上似乎因为有些羞涩泛起了浅浅的小粉红,低下头望着地板不太敢看乔一帆的眼睛。     
     “啊?”乔一帆先是没反应过来怔了一会儿,后来被高英杰弄得面容也有了些浅红,却仍轻轻牵起了高英杰的手,“一定会的......我也很希望能一直和英杰在一起。”        “好。”听到乔一帆这么说,高英杰凝视着乔一帆的面容,忽地低低笑了起来,也回握住乔一帆的手,笑容干净清澈,让人心中不禁一软。     
     乔一帆也笑,笑容一样的无垢。
     阳光中的细小灰尘飘散又聚拢,在空中轻飘飘的浮动着,房间内两个少年的手紧紧相握,分不清是谁先与对方十指相扣。
     乔一帆关于高英杰的回忆总是美的像副画。
     “一直......在一起么.....?”乔一帆看着自己的手心喃喃自语,似乎手上还残余着高英杰手掌留下的温热。     
     乔一帆也想与高英杰并肩作站与荣耀的赛场,却只能蜷缩在高英杰的阴影之下,远远的看着高英杰被其他人奉为微草的未来,自己一个人当个端茶倒水的小透明。     
      极大的反差。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让人有点不甘心。不甘心自己的天分与实力无法与另一人比肩。
     这样下去他连待在高英杰身边的资格都没有。    
     命运的转折在于乔一帆遇见了叶修。    
     意外被黄少天夸奖给了他自信,其实也让不安的他有了抉择。      
     不如放手去试试吧。乔一帆破罐子破摔的想着。 
     乔一帆离开微草,从另一方面相当于抛弃了高英杰。      
     高英杰听到乔一帆跟他说自己要去兴欣时眼中一闪而逝的失落,乔一帆看的清晰。     
     约好的并肩作战无法实现了,对不起了,英杰。乔一帆在心中苦涩的微笑着。      “没有想到会和你成为对手呢。”
     比赛场上,险些把乔一帆当成队友的高英杰看起来有些黯然。      
     乔一帆听言一愣。     
     是啊,谁能料到呢,想起昔日少年的约定,却像极了恶意满满的讽嘲。     
     那一局兴欣对微草,兴欣胜。     
     高英杰看着乔一帆,似乎长高了些,精神也不错。
    当年那个他想保护的小透明刺客,如今也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任他人依靠了。     
     高英杰启了启唇想对故友说些什么,音节却僵硬的停在了唇齿之间,最终却还是抿紧了嘴。    
     那句一帆我很想你终究没有说出口。
     倒是乔一帆,看着高英杰轻轻说了句“加油。”    
     “你也要努力啊。”高英杰道。  
        “好。”乔一帆微笑。    
    隐藏的未知隔阂悄悄在二人心中蔓延开来,就像是昭示着什么无法改变的事情。
    今后的路,两人会按照自己的选择走下去。     
    看到高英杰离去,乔一帆的笑容渐渐隐于嘴角。
    乔一帆给自己倒了杯水,却发现自己拿着纸杯的手有些不稳。
     乔一帆喜欢高英杰,这是乔一帆一直以来的秘密。
     那段在微草的日子里,高英杰是乔一帆唯一的朋友,高英杰笑起来会有些腼腆,却让乔一帆觉得无比安心。
     那一点点的温暖像极了黑夜中的微光,在无边的暗色中显得格外令人眷恋。
     只是有点可惜,我喜欢你这四个字,乔一帆估计不太会有机会对高英杰说了,虽然本来也不准备说出来。
     毕竟秘密,永远是秘密就好。
     ————————
      高英杰躺在床上,身为作息规律的乖宝宝却难得的无法入眠。
     今天微草败给了兴欣,回来后王队当然是仔细分析了一番输的原因。
     而高英杰此时想的却不是比赛,而是乔一帆。
     其实今天高英杰有一堆想对乔一帆说的话,然而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高英杰仍记得乔一帆离开时,当时乔一帆的床就在他的床对面,乔一帆静静的收拾东西,两人都没有说话,高英杰想上去帮他,却没有动作。
    想让他再慢一点,让他可以多停留一会儿,让他们二人可以多相处一会儿……
    高英杰也知道自己这样的想法很幼稚,却无法违背自己的情感。
    高英杰小心翼翼的,想去保护乔一帆,甚至自私的认为其他人都无视乔一帆都没有关系,只要他喜欢一帆就好了。
    身为乔一帆的好友,这种想法是不允许的,连高英杰自己都不允许自己有这种糟糕的想法。
    乔一帆笑起来会让人觉得很舒服,像是冬天久违的浅阳,柔和而温暖。
    高英杰喜欢乔一帆对他笑的样子,也喜欢乔一帆。
    这份心情却不能跟乔一帆说。
    只当朋友就好了。高英杰在心底这么说,他不愿意看到一帆被自己吓到。
    可如今高英杰很担心,一帆以后和他,会不会就这样渐渐淡了呢……到最后,他们俩人就这样彼此相隔。
     高英杰拿出手机按下了乔一帆的手机号,等了大概十五秒左右,电话接通了。
     “喂,是英杰么?”乔一帆突然接到高英杰的电话,嗓音中有些微微的颤抖。
     “是我,一帆。”高英杰也有些手足无措,“那个……我们还是朋友对吧?”
     “当然了。”乔一帆回答。
     “改天我们一起出来玩吧……怎么样?”高英杰有些拘谨地问道。
      “……好啊,我改天找个时间。”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小会,然后说道。